首页|移动版|中国县域经济报
新闻客户端下载|六合彩特码资料
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教育 >
科技教育

郁闷挂科的情景总在眼前出现

时间:2017-10-08 22:59/点击: 来源:中国县域网 www.cctimes.cn

孙太平!教练在喊我的名字,于是我就进了考场。
  
  我们练车用的是雪铁龙,这种车,车身小,比皮卡车好过,当然,小也有缺点,例如,正驾驶副驾驶两个座位距离很近,这样安全带容易误插,只是有些缺点遇到才知道,并且可能遇到的概率千分之一,甚至万分之一,但是就让我遇到了,如果不是考试,遇到了也没关系,即使插错了也能起安全作用,可是这是考试,插错了就会挂科。
  
  上了车,我把座位调好,我虽然有点紧张,但是,兴奋更多一点,座位上有个坐垫,坐垫把安全带插口遮挡住了,可我并不知道,顺手就把安全带插进副驾驶座上那个插口,一声令下开始考试,我满怀憧憬踏上征程,第一项是倒库,然而刚一进考场就听到语音提示“考试结束,不合格”,然后又说了一串原因,什么未戴头盔,不正确实使用安全带,,,。
  
  我有点一头雾水,并不知道具体怎么了,这时场边工作人员喊,五号车,请开回来。我把车开回来,工作人员并不关心我错哪里了,让我再次考试,赵妡和红花也没注意到我,我还把安全带拔下来,重插了一下,当然还是插在副驾驶座位上,和上次一样刚开进考场,就挂了,这时我还没意识到已经真正挂了,我以为系统什么地方出了故障。
  
  赵妡和红花都走了过来,工作人员大概看出来我是赵妡的熟人,才认真检查我的车辆,并且一眼就看到安全带插错地方了。
  
  当我意识到真的挂了时,这样的结果我非常郁闷悲伤,甚至有点恼怒,因为,第一我们练车时都没有要求我们系安全带,第二我上车时候驾校工作人员没有尽到监督责任,第三即便插错安全带并不影响安全,这和不系安全带有本质区别,第四,关键就是这第四,赵妡是校长,我没办法和驾校理论,更没办法发泄。
  
  我的脸色非常难看,赵妡说,我打个电话,咱们重考。我急忙制止,不用,不用!我的语气大概很生硬,赵妡说,那你就别生气。我说,不是生气,是非常生气。赵妡说,你看看我,你这点事还有啥值得生气呢?赵妡温情地说,目光非常可怜。
  
  这样我一下就泄气了,我想,是啊,如果赵妡的病能好了,我就是挂一万次,天天挂也没关系啊。这样想来火气也就消了很多。我说,好了,我不生气了。
  
  我去乖乖的交了三百补考费。交完费,赵妡拉着红花取身份证,把我捎带到气车站,我坐5路去上班,下车时,我叮嘱红花,最低也得交两千学费,否则就别学。
  
  虽然我说不生气,但是这一天还是很郁闷的,挂科的情景总在眼前出现。
  
  33
  
  “早晨,太阳冉冉升起,有人会说,管他呢,又赚了一天。说的豪言壮语,似乎超越了生死,其实这样的人,多半是健康的人,根本就没有面对过生死。真正失去健康的人,只会这想,唉,我不知道还能见到几个这样的晨光”。
  
  这是赵妡在空间里发的一条说说,我能想到她睁开双眼看到晨光明媚的那种喜悦,继而又想到自己病情的那种沮丧,对于这样的语言,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去给她留言,别说这样的癌症患者了,即便那些因为老公出轨痛不欲生的女人们,你也不知道该去如何安慰和劝解,当事人什么道理都懂,你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  
  不过我还是给赵妡留了一句,主要是表示有人在关心她,重视她,她并不孤独。我给她留言是:八点钟的阳光还算不算晨光?
  
  赵妡家在20楼,我家是六楼,我想象着她家应该先看到阳光,然后才是我家。赵妡回复说,只要没起床,十点钟也算晨光。
  
  这时我听到钥匙转动开门的声音。红花回来了,她已经下班了,红花这工作不错,每天早晨去打扫一下办公室,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做完。一般她是七点多出门,八点就又回了家,只是挣得少,每月960元,交三险。
  
  虽然红花并不讨厌我睡懒觉,但是,我这懒觉每次都睡的勉强,因为红花做饭做家务并不考虑我在睡觉,叮叮当当不绝于耳,这并不是说红花不懂事,不懂礼,而是一种生活习惯,是继承了家庭的一种生活习惯。
  
  我早年在红花家睡觉,就是这样,全家人都在睡觉,她母亲就早早起来做饭,那是东西两间房,当中有个堂屋,红花和她妹妹、父母睡在东房,我和红花弟弟睡在西房,红花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那时都以成家。
  
  锅台紧挨着炕,炕上睡着人,地下做着饭,做饭时叮叮当当就在头顶,我在西房都听的真真切切,一直到饭快做好了,大家才起床。所以有时候你发现的并不是一个人的修为,而是生活习俗。
  
  我曾问红花,那样睡的着吗?红花说半梦半醒之间。
  
  也许睡懒觉这三个字的重点不在于觉,而在于懒和睡,红花大概深谙此道吧。
  
  我觉得女人们很笨,但却很会利用时间,红花早晨出门的时候,煤气灶上熬着稀粥,洗衣机里边搅着衣服,一点也不担心稀粥会熬干,或者溢出来,我中间起来去了一次厕所,顺便看了一下稀粥,稀粥很听话的自己熬着,看来没我什么事情。
  
  红花回来时,买了一个夹肉饼,一个糖饼,夹肉饼是给我买的,糖饼她自己吃。
  
  红花把稀粥端到床边的茶几上,问我起来吃还是床上吃?起来吃的意思是现在就起床,吃了就不睡了,床上吃的意思是,吃完还可以再接着睡。我说,起来吃,吃完赶紧背题。
  
  明天就要考一科了,这几天,我逼着红花背题。红花却总想偷懒,她说赵妡到时候找人帮她。唉,这就是红花,自己能做的事情,总是想依靠别人,和她讲道理是没用的,我只能想尽办法让她背题,我这两天做饭洗衣服,甚至把窗帘都摘下来洗了,甚至还要用色情来奖励她,然而她得到奖励后却说瞌睡了。
  
  有时,看着她赤身裸体睡得香甜的样子,我真想让时光倒流,回到我母亲得病的时候,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对我母亲好一点,让她拿出家里所有的钱给我母亲看病,那怕我跪下来求她,给她当牛做马,我会一辈子把她捧在手里,好好爱她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在网上做题错了的题教给她怎么记住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cctimes.cn/a/kejijiaoyu/2017/1008/21.html
新闻热线:010-68596477 发行热线:010-68530165 广告热线:010-68596481 网站热线:010-68574247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26号院 邮编:100825 联系电话:010-68596482
版权所有:《中国县域经济报》社网络中心 六合彩特码资料 京ICP备12005179号-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6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