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移动版|中国县域经济报
新闻客户端下载|六合彩特码资料
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地方人物 >
地方人物

谁又能说清楚苦辣酸甜痛并快乐着

时间:2017-10-08 23:03/点击: 来源:中国县域网 www.cctimes.cn

班车到了南郊,我要下车,宝贵也跟着我下了车,还想和我说说话。
  
  我们又聊了半个多小时他和二女的那些破事,所以我感到驾校已经11点了,这时还有两个学员没练车,教练说上午没时间了,让我下午练。
  
  从驾校到我家怎么也的倒两次车,看来回家是不值得了,我决定等一中午,下午第一个练车,练完车再回家。
  
  驾校旁边是一个家属区,家属区里有个小市场,我在家属区和小市场转悠,我想吃碗刀削面,顺便也消磨时间,忽然发现有两个人在下棋,我想蹲在旁边看两盘,可是走近一看,两个人在用象棋盘下跳棋,跳棋就跳棋吧,跳棋也能看,刚看了一盘人家就散了,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才12点,再没什么可消磨的了。
  
  我走进一家小饭店,刀削面小碗六块,大碗七块,加一个鸡蛋一块,咸菜免费,面汤白喝,我要了大碗加一个鸡蛋,我觉得大同的饭菜是全国最好吃的,也是最便宜的,当然也许每个人都觉的自己家乡的饭菜香。
  
  我吃的很慢,我猜这是个夫妻店,男的掌勺,女的收钱兼服务员,他们有两个孩子,男孩十来岁,女孩五六岁,饭店还有几个吃饭的。
  
  人们总是在想象中羡慕一种夫妻生活,开一家小店,夫唱妇随,恩恩爱爱,劳累而快乐,就象我眼前的这对夫妻,然而,实际上也许他们的矛盾重重,并不会感到生活有多么美好。
  
  老板娘看我喝面汤,问我说,有早晨剩的糊糊喝不喝?我说来一碗。
  
  24
  
  我在饭店磨蹭了半天,来到练车场还不到12:40分。这个点,人们都在午睡,天气很热,立秋了,还有秋老虎,我对节气向来不太理解,当你感觉到秋高气爽实际上秋天快要结束了,当你感觉到春暖花开实际上快要夏天了。
  
  好在风雨棚可以遮阳,还有椅子,我发现练车场还有两个年轻人,一男一女,看来他们今天中午也没去处。
  
  我数了一下练车场有25辆教练车,还有几辆其它车,听说三科那面还有教练车,那么总数可能要有四五十辆车吧?赵妡可能是富婆,当然也可能赵妡只是一个股东,驾校并不完全是她的。
  
  到了驾校不想赵妡也不行,当然我也不知道想她什么?我很想在QQ上给她留一句言,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知道她最近身体怎么样。于是我翻她空间,我看到她这样一条说说:21,以前以为这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数字,现在却是一个如此沉重的数字。
  
  前几天我在百度查过关于癌症这个病情。知道有一种化疗是21天为一个周期,那么赵妡的这句话前边是指“不管三七二十一”,后面一定是指化疗,是指癌症这个病。
  
  我在她的文字下面留言:那就把“1”去掉,留下“2”。
  
  刚留完言一会儿,她就在QQ上回我话:对于一个癌症病人,“21”是个非常敏感的数字,有希望也有绝望,还有恐慌和悲伤,还有呕吐,痛苦和受难,希望是那么微不足道,只是说明医生还没有放弃你,还在帮你治疗,但是,这种希望很快就被绝望淹没,在你身边没有一个通过化疗好了的病人,最后还是死亡。
  
  我还没看完,赵妡又发过来一句,问我在那。我说在驾校。然后赵妡用QQ语音呼叫我。
  
  她说给我找个床休息一会,我说不用。赵妡说想见我。我说行,问她在那见。她说要不她来驾校找我。我说,不用你来,你说在那见,我去找你。赵妡说,那你练完车,坐36路,到市一中下车,然后一直向东走,穿过几个小区,到御河生态园吧。我说好的。
  
  快2点的时候,驾校人多了起来,教练们也走出休息室准备开工,我忽然想起忘给教练买烟了,所以练车的时候,我一直觉得忐忑不安,不好意思。唉,这叫怎么回事啊,本来不送烟是正道,送烟是邪道,可是不送烟反而不好意思了,我好像欠了教练的,妈的,想下次一定记住,省的想这么多破事。
  
  25
  
  御河水不多,准确的说是有一段有水,有一段没水,这样起码御河不是一条流淌的河,既然不流淌称为河就有点害羞吧,当然也许几百年前是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。
  
  以前御河从大同城东边绕过,不属于市区,是村庄田野。从矿务局到红花老家是路过御河的,还有文瀛湖,那时御河干枯,文瀛湖底朝天,这几年在御河东建设了新城,御河就成了城中河,既然是叫河就有桥,御河上已经架了五座桥,御河西岸还修了五公里长的生态园,虽然不能说风景如画,但在这塞北荒凉之地也算环境优美了吧?紧挨生态园的一条公路,叫滨河路,大概这片是大同市房价最贵的地段吧。
  
  赵妡家就在滨河路,我们坐在生态园一个长椅上,赵妡指着一座楼说,那就是我家,20楼那间。
  
  我想,站在赵妡家的阳台上看御河,一定非常壮观,就像站在红花村后的山坡上看山川一样。
  
  赵妡见到我很高兴,她说她经常坐在这里等待日落。实际上她是看不见日落的,因为高楼大厦会挡住落日,如果是在御河东岸也许会看到,当然此时楼房还没有遮住骄阳,我们是坐在一棵槐树下,赵妡穿着一件素花长裙,外边一件半袖小褂。
  
  赵妡问我听没听过这样一个故事,她说,有个人临死的时候对儿子说,将来遇到困境要去找以前帮助过你的人,不要去找你帮助过的人。我说,好像听过,也很有道理。只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个,我疑惑的看着她。
  
  她说,我现在遇到困难了,遇到一个过不去的坎,你的帮我,你以前曾经帮助过我。
  
  我什么时候帮过你?我怎么不知道?
  
  那年!
  
  哪年?
  
  就是那年,阳光明媚,晴空万里,鲜艳的红领巾飘洒在胸前。赵妡学着当年学校播音员的声音,对了,她以前是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。
  
  这也太那年了吧?但是我还是想不起来咋帮助你了。
  
  咱们俩去抬水浇树,你把桶向你那边移了一尺,那可是满满一桶水啊。
  
  即便真有这事,也太微不足道了,够不到“帮助”。
  
  怎么够不到呢?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,何况满满一桶水?赵妡坚定的说。
  
  真的假的?
  
  你那时还没我高,就做起了男子汉。
  
  我现在也没你高。
  
  就是啊,你应该再长高些。
  
  我也想长啊?
  
  谁不让你长啊?赵妡开心地笑着,她笑起来很美,两道眉毛向一起凑,她的眉毛很浓,我注意了一下她的胳膊,胳膊上有细长的汗毛,我一直觉的毛发浓的人身体健康,然而赵妡的情况告诉我,想象的东西并不靠谱,什么人都会得病。
  
  赵妡看着我的身体,我知道她看我衬衣扎进了裤子里,她说,如果你再高点,穿着再整齐一点,也许我会喜欢上你。
  
  她指的是上学的时候,我第一次意识到,原来外表对一个人很重要,这个外表并不是指本身的长相,而是指穿着梳妆打扮。
  
  我胆怯地问,你的婚姻幸福吗?
  
  很好啊,他非常优秀,对我很好,他就是有点害羞,我对他说,下辈子,我转男的,他转女的,我娶他。赵妡这样描绘她的婚姻。
  
  我说,那就好,幸福就好。
  
  对于赵妡的话我觉得不能使劲信,也不能当耳旁风。婚姻本来就是呢。
  
  赵妡说我很聪明,又问我为什么就不好好学习呢?
  
  我到底聪明不聪明我自己也很糊涂,但是,为什么不好好学习我是知道的。我先问赵妡为啥说我聪明?赵妡说有一次数学测验,别人都不会做,就我会做,还是第一交卷。
  
  我说,我不记得这事,但是我数学确实还行,我倒霉就倒霉在语文和英语上了,记得语文有一篇课文,问达尔文为什么喜欢小动物,这问题实在是问的无聊,甚至弱智,别说喜欢小动物了,就是喜欢一个人你也说不清楚……。
  
  赵妡抢过我的话说,你答因为达尔文喜欢吃麻雀肉,所以他喜欢小动物。
  
  这是我在学校很少的几次露脸的事情,老师把我的答案公布出来,同学们大笑,赵妡还记得。我说,我是故意那样答的,当时只是觉的问的没道理,现在想,问的真没道理,难道达尔文不喜欢大象吗?难道达尔文不喜欢女人吗?
  
  你就是瞎较劲。赵妡说。
  
  这也不是最麻烦的,最麻烦的是划分主谓宾,上到这儿我就厌学了。
  
  明白了,那英语你就更不想学了。
  
  是啊,我真不明白为什么管狗叫多哥,猫叫开他。
  
  唉,可惜了。
  
  我说没啥可惜的,上帝造你的时候已经把你的人生也造了。
  
  赵妡忽然说,当有了病才发现,那些教育家,哲学家,思想家,说的话都是狗屁,一文不值,没有人能把你从痛苦中解救出来,甚至科学家也显得苍白无力,那些说能坦然面对死亡的人,大多数都离死亡很远,真正接近死亡的时候没有人能走出死亡的阴影。
  
  赵妡说,当她知道自己得了癌症,她整整哭了一个下午,回到家她本来想瞒着老公,结果半夜哭醒了,根本控制不住,老公问她怎么了,她就大声哭起来,她说她得癌症了。那年她才42。现在也就45。
  
  我觉的现在的女人显年轻10岁,45岁的赵妡看上去三十六,七,正是风华正茂的好时节。

上一篇:游乐场的窗户有些被游乐设施遮挡 下一篇:生命最后的时光里需要更多的陪伴和守护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cctimes.cn/a/difangrenwu/2017/1008/27.html
新闻热线:010-68596477 发行热线:010-68530165 广告热线:010-68596481 网站热线:010-68574247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26号院 邮编:100825 联系电话:010-68596482
版权所有:《中国县域经济报》社网络中心 六合彩特码资料 京ICP备12005179号-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651